正文部分

蒙克《呐喊》的新家:挪威新国家博物馆开放

澎湃新闻获悉,北欧国家最大的艺术博物馆——挪威新国家博物馆(The new National Museum)近日在奥斯陆开放。新国家博物馆(The new National Museum)由挪威国家美术馆、建筑博物馆、装饰艺术与设计博物馆和当代艺术博物馆所组成,耗资约5亿英镑,可供超过 6500 件藏品展出。“我们的愿景是让每个人都能接触到艺术,并反映我们的时代和我们生活的社会。”新国家博物馆馆长说。

随着老国家美术馆于2019年关闭,挪威的许多艺术珍品如世界名作《呐喊》等已经远离公众视野好几年了,新国家博物馆为爱德华·蒙克专门设立“蒙克厅”,陈列包括《呐喊》在内的18件蒙克核心作品。

挪威新国家博物馆

当奥斯陆另一座闪亮的新大型博物馆“蒙克” (Munch) 引人注目地耸立在海港上空,新开放的挪威新国家博物馆(The new National Museum)则更加低调和退隐,尽管它也有着优越的区位,坐落在峡湾边缘,毗邻轮渡港口,对面就是著名的奥斯陆市政厅。新博物馆优雅地坐落于两座旧火车站建筑后面,其中一座现在是诺贝尔和平中心所在地。这座建筑低而狭长,除非从空中俯视,否则很难看出它的真实规模。

它是北欧国家最大的艺术博物馆,总面积54,600平方米, 展览面积13,000平方米,可供超过 6500 件藏品展出,这不仅是旧博物馆所能容纳展品的两倍,而且比享誉世界的大型博物馆——阿姆斯特丹的国立博物馆或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还要大。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新国家博物馆(The new National Museum)是由挪威国家美术馆、建筑博物馆、装饰艺术与设计博物馆和当代艺术博物馆合并而成的一个大型博物馆,这是该国国营展览馆更大规模整合的一部分。其中老国家美术馆就像一位优雅的老妇人——早在1842年就建立了,自1882年以来一直在其先前的建筑中。美术馆收藏了无与伦比的挪威艺术品,其中最著名的是爱德华·蒙克的《呐喊》。其他被合并的博物馆是那些致力于当代艺术、建筑、艺术与设计的机构。

新国家博物馆馆长卡琳·海因兹博(Karin Hindsbo)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挪威的决策者决定将这四家机构的藏品合而为一,以便建立一个能够完整讲述从古至今关于视觉艺术和文化故事的机构。其结果是建立了一个包罗万象的收藏机构,在它近100个房间里,观众会看到形形色色的艺术品,从古董雕塑、明代花瓶到最新的当代艺术……设计展览则展示了大多数挪威人家中的日常器用,而时装展览则包括挪威女王的加冕礼服。

开幕展之一的“太阳以东,月亮以西”展出的临时版画和绘画作品

开幕展之一的“太阳以东,月亮以西”展出的临时版画和绘画作品

作为一家位于市中心的博物馆,它包含一个可容纳40万件藏品中大部分物品的库房,以及办公室、保护和摄影工作室等,这是很不寻常的。“我们开始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合作,获得关于我们藏品的新知。例如,我们最近发现了蒙克《麦当娜》的底稿,证实了国家博物馆的版本即是蒙克绘制的第一版。还有跨部门间的合作,当我们都聚集在同一屋檐下,文物摄影和文保工作也变得容易多了。”卡琳·海因兹博(Karin Hindsbo)说。

爱德华·蒙克 《麦当娜》1894—1895

拥有一座全新的建筑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挑战。“当你从头开始建造一个全新的国家博物馆和进行新的收藏展示时,没有那么多参考点。”卡琳·海因兹博(Karin Hindsbo)说,“你有一块空白的画布,当然很难选择要做什么。”

《山中冬夜》展览现场

哈拉尔德·索尔伯格(Harald Sohlberg)的《山中冬夜》(Winter Night in the Mountains,1914)被评选为挪威最受欢迎的画作。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博物馆决定使用相对传统的年代模型来展示这些藏品。一楼展示古代到现代的设计、手工艺品,以及绘画、雕塑、建筑。在这里,观众可以找到包括哈拉尔德·索尔伯格(Harald Sohlberg)的《山中冬夜》(Winter Night in the Mountains,1914)在内的艺术品,这幅画被评选为挪威最受欢迎的画作。它此前一直被放在挪威国家美术馆的核心位置,画中深蓝色的苍穹闪耀着星光,雪山连绵,光秃秃的树木刺穿静夜,营造出一派静谧的挪威冬夜。展厅中还穿插着国际上对挪威艺术产生特别影响的著名艺术家作品——塞尚、毕加索、梵高。此外还展示了博物馆的一系列当代收藏。

展厅内部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合并藏品并重新布展迫使国家博物馆审视其馆藏中的差距。“我们看到了明显的性别差异,尤其是在老作品方面。”卡琳·海因兹博(Karin Hindsbo)说,“实现当代艺术的平等比较容易,但对于19世纪或15、16世纪的艺术来说就不那么容易了。因此,我们的策展人在研究和定位作品方面投入了大量时间。我们也在关注萨米人艺术(Sámi art),许多人并不认为我们有这样的空间。”

“讲述从古代到今天的故事”

萨米人( Sámi)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最北部的原住民。挪威新国家博物馆对萨米人艺术的关注从走进博物馆那一刻就显而易见。入馆的第一件艺术品“Pile O Sápmi Supreme”是艺术家MáretÁnne Sara 2017年的作品。这位艺术家目前的作品也正在威尼斯双年展的北欧馆展出。四百个驯鹿头骨,骨头被打磨得闪闪发光,像一面面令人毛骨悚然的旗帜悬挂在门厅里。这项作品抗议挪威政府强制执行的驯鹿扑杀。

博物馆扩大作品展示的另一种方式是与弗雷德里克森家族收藏(Fredriksen Family Collection)合作。尽管博物馆的当代藏品主要是挪威艺术家的作品,他们将能够从过去90年来开创性的国际艺术宝库中补充作品。藏品包括由亿万富翁凯瑟琳(Kathrine) 和塞西莉·弗雷德里克森(Cecilie Fredriksen )姐妹为纪念她们的母亲英格·阿斯特鲁普·弗雷德里克森(Inger Astrup Fredriksen)而收集的艺术品。这些作品将在常规当代展览旁边的专门空间展出——开幕展览包括杰出的女性艺术家,如西蒙娜·利( Simone Leigh)和希拉·希克斯( Sheila Hicks)。

汉斯·古德(Hans Gude)和阿道夫·泰德曼(Adolph Tidemand)的《哈当厄尔峡湾上的婚礼队伍》(1848)是2019年国家美术馆关闭后在挪威巡回展出的作品之一。

收藏和展览部负责人斯蒂娜·赫克维斯特(StinaHögkvist)表示:“从弗雷德里克森家族收藏中,我们重点关注开拓性女性艺术家,她们对挪威艺术史和艺术家都有着重要的影响,很多艺术家至今仍然可以激发当今艺术家的创作灵感,但这些艺术家在北欧国家可能还没有得到足够多而广泛的展示。”

漫步在新博物馆周围,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博物馆完工后的装修和材料的质量。新国家博物馆的成本一直备受争议——耗资约5亿英镑,但不难看出预算的去向。整座建筑由灰色的挪威片岩覆盖,造型四方端正,线条简约,远看就像一个巨大的“灰色盒子”。嫩绿的藤蔓开始在上面生长。地板是橡木的,固定装置是青铜的,顶部壮观的“光之厅”由大理石玻璃砌成。

挪威新国家博物馆外观

挪威新国家博物馆外观

建筑顶部壮观的“光之厅”

这是一座设计出来可为未来几个世纪可持续使用的博物馆,环保问题是其着重考虑的。新国家博物馆在设计上践行环保理念,与同类建筑相比碳足迹仅为它们的一半,使用峡湾的水进行加热和冷却。就可持续性而言,博物馆使用的材料非常重要,例如,它使用的是一种可回收的钢材,外墙上的石板也是一种可以使用数百年并缓慢老化的石头。橡木地板也一样,也许使用油毡地板会更容易也更便宜,但可能在五年到十年内就需要置换它们。

夜幕下俯瞰挪威新国家博物馆

当然,挪威因石油而致富,但是就像海湾国家一样,它需要最终过渡到一个没有化石燃料的未来。其中方法之一是吸引更多的游客。挪威新国家博物馆连同去年新开放的蒙克博物馆、2007年的歌剧院和2012年的阿斯楚普 ·费恩利现代艺术博物馆(Astrup Fearnley Museum)共同构成了奥斯陆港口沿线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新文化地标的一部分。

挪威在文化方面进行了巨大的投资,尤其是过去十年在奥斯陆。“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需要密切合作以保持我们现在的发展势头,让艺术在社会上占据一个重要地位,并通过艺术使挪威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Hindsbo说,她同时指出,国际游客并不是唯一的目标。“我们也是国家博物馆,所以我们立足挪威,讲述我们藏品的故事,通过这藏品和故事将全国联结起来。”

“我们的愿景是让每个人都能接触到艺术,并反映我们的时代和我们生活的社会。如果我们成功做到这一点,我们相信博物馆可能成为社会上最重要的聚会场所。”Hindsbo 说。

国家博物馆的开放标志着一个漫长过程的结束,这一过程因新冠疫情和工期延误而进一步延长了。2003——2005年,博物馆在行政上进行了合并;2008年,选定了新博物馆地址;2009年举行了一次建筑竞赛,德裔意大利建筑师克劳斯·舒维克获胜(Klaus Schuwerk),并于2014年开始建设。它本应在2020年开放,但推迟至今年的6月11日。

因此,挪威的许多艺术珍品如世界名作《呐喊》等 已经远离公众视野好几年了,因为老的国家美术馆于2019年闭馆。为了帮助缓解这一问题,馆藏的一些重要作品此前一直在全国各地巡回展出。

文创商店

新国家博物馆的四个关键空间

建筑顶部的“光之厅”

“光之厅”(LightHall)

博物馆的标志性空间位于建筑的顶部。它的外墙是半透明的“大理石玻璃”,这种材料由两层透明玻璃和一层薄薄的大理石构成,呈现出与雪花石膏同样朦胧的半透明效果。内部则有9000盏可调节的节能LED灯,从接近奥斯陆加勒穆恩机场的飞机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就像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涡轮大厅一样,它将成为奥斯陆这座城市的新地标。

弗雷德里克森家族收藏室

新国家博物馆设立一个核心空间来展示弗雷德里克森家族收藏的作品。

藏品包括 Kathrine 和 Cecilie Fredriksen 为纪念他们的母亲 Inger Astrup Fredriksen 而收集的艺术品,展示了过去 90 年来开创性的国际艺术作品。

现在,参观者有望看到一系列不断变化的收藏品,其中将增添新作品,包括抽象表现主义作品、极简主义和充满政治隐喻的具象绘画。

二楼沙龙区域

沙龙

尽管大多数画廊都没有窗户或俯瞰内部庭院,二楼的沙龙区域提供奥斯陆海港的宽屏景观。它将有一个提供饮料和便餐的酒吧,以及一个供游客休息的区域。在这里可以俯瞰博物馆前、旧火车站建筑后面的庭院咖啡馆。

蒙克《呐喊》

蒙克房间

三年多来,奥斯陆已经失去了它的一个标志性空间。2019年,老国家美术馆的关闭意味着告别了这座城市最著名的艺术之子的空间。新国家博物馆为爱德华·蒙克专门设立的“蒙克厅”,陈列了包括《呐喊》在内的18件蒙克核心作品。

(本文综合编译自《艺术新闻》、挪威新国家博物馆官网、挪威国家旅游局等)

五五世纪平台,五五世纪官网,五五世纪网址,五五世纪下载,五五世纪app,五五世纪开户,五五世纪投注,五五世纪购彩,五五世纪注册,五五世纪登录,五五世纪邀请码,五五世纪技巧,五五世纪手机版,五五世纪靠谱吗,五五世纪走势图,五五世纪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五五世纪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